糖糖糖糖糖仔

微博上没有放原图大家lofter上收吧

[祺鑫] 七年之痒(下)

😢

伊斯坎达:

二团出道后的故事


(上)(中)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8.


他们的上一个吻发生在好几年前。那天马嘉祺坐在练习室的地板上打王者荣耀,丁程鑫挤到他身边,见四下无人,就凑上去吻了马嘉祺的唇角一下。


结果马嘉祺手一滑,直接成为了队内毒瘤,眼睛不离屏幕地抱怨了丁程鑫几句。丁程鑫说,自己打得菜还怪别人。马嘉祺说明明就是你犯规撩人。


丁程鑫笑得瘫倒在马嘉祺的肩膀上,说:“谁叫你打游戏不叫我。把你带飞了,你翅膀就硬了。”


那段时间他们过得充实又开心,刚刚出道,经历了许多不曾经历的事情,兴奋远远大于劳累。丁程鑫甚至觉得世上没有比这更快乐的日子,他和他喜欢的人一起在台上闪闪发光,既是搭档又是伴侣。


他们没有太多的掩饰,一切的搂搂抱抱都自然无比,正主发糖很开心,粉丝吃糖也开心。而那些私下里更亲密、更黏糊的事情,则是他们两人的独家秘密。


那时候他们觉得事情藏得很好,练习生谈恋爱不是个例,但不会有人往队内恋爱这方面去想。现在丁程鑫回想当年,只觉得小孩子的喜欢会从每一个细胞溢出来,根本不可能毫无端倪。




公司找丁程鑫谈话的时候,丁程鑫从头到尾都矢口否认,他想马嘉祺大概也是这么做的。


公司没有理会他的回应,只是继续告诉他,他们刚出道,很多机会要懂得珍惜,很多事情要学会取舍。如果两人以后不能站在同一个舞台上,岂不是很遗憾吗。


跟他谈话的是一个平时很照顾他们的女性工作人员,措辞非常委婉,说这些话的时候,她自己倒显得是最难过的那一个。


面对这样的局势,丁程鑫没办法说出强硬的话。他只能一遍又一遍装傻:我跟他什么都没有,我们真的没在交往。




他没有完全说假话。他们确实不曾交往。这份感情还没来得及被下一个定义,就被迫终止了。


那次他和马嘉祺在家休息了一个月。一个月后他们回归活动,照旧是c位和ace的待遇。那时候丁程鑫想,就这样吧。比起面对面拥抱,并肩前行才是更亲密的姿势吧。




有一次上节目,节目组晒出了他们出道前的合照。


照片里他跟马嘉祺站在后排,两人靠得很近。他微微向马嘉祺那边歪头,比了个剪刀手的姿势。


主持人问他,跟照片上这个时候相比,你觉得自己最大的成长是什么?


太多太多了。他歌唱得更好了,舞跳得更好了,戏演得更好了,话讲得更漂亮了。


丁程鑫选了最俏皮的答案:“应该是拍照不止会摆剪刀手了吧。”


他心里想,应该是意识到人原来可以把喜欢藏在很深很深的心里,自欺欺人地过很多年吧。


或许这就是成年人的生活方式。






9.


团内第二个得知丁程鑫的健康状况的是敖子逸。


这人讲话从来不走心:“你就是自己给自己压力太大。我让我秘书在金紫山预约个床位,你好好休息一阵吧。”


丁程鑫在敖子逸脑袋上拍了一巴掌:“我真是脑壳打了包才会跟你说这件事。”


彼时他们正在丁程鑫家里,试用他新买的任天堂主机。游戏打累了,两人就喝起了小酒,谈起了人生。


丁程鑫觉得敖子逸是这几年来最没变化的一个人。尽管在粉丝的眼里,敖三爷变帅变苏变霸气了,但在他这个多年好友眼里,敖子逸还是那么插科打诨脑洞清奇。


曾有一段时间,丁程鑫以为敖子逸什么都不在乎,随时都可以挥挥手对时代峰峻的一切说拜拜。但初二那年发生了一系列动荡,事后他们录了展望新一年的视频,敖子逸对着镜头说,有人在前面拼命跑,有人在后面不放弃地追,我也想跑,而且想跑得更远。那时候丁程鑫才深刻感受到,原来敖子逸也有野心,他们可以一直一起走下去。


丁程鑫现在乖乖服药,不沾酒精。他把冰好的蜂蜜白茶倒进加冰的威士忌杯里,又给敖子逸开了灌黑啤兑可乐,说:“我之前觉得这个药跟太太口服液一样,很扯,就没吃。结果亚洲音乐大奖那几天没休息好,心态崩了,恐慌发作,差点影响台上发挥。”


“你有什么心态可崩的。开场表演的视频到现在都还被营销账号疯转。”敖子逸跟丁程鑫碰了个杯,“敬你是新晋亚洲第一男神。”


敖子逸这种事事都能化为笑谈的心态让丁程鑫觉得很放松。若非内心真正强大,是无法活得这么游刃有余的。这也是他选择向敖子逸倾诉的原因。


落地窗外是熟悉的夜景。今天雾霾很大,对岸的灯光影影绰绰,看不明晰。他想起半年前他曾看到过心旷神怡的夜景,冬天的风很冷冽,但马嘉祺的身体很暖。


他看着窗外说:“其实以前刚出道的时候,压力也很大,但每天都很开心。为什么现在突然就撑不起了。我想了一下,可能是因为觉得他离我越来越远了吧。”


敖子逸难得没有讲垃圾话,也没有问“他”是谁。不论是分开前还是分开后,马丁二人都没有跟任何人讲起过他们的关系。但丁程鑫知道敖子逸心里向来门儿清。


“去年那组照片,他跟我说是假的。但圈内的人都在传,世界上哪有完全的空穴来风,顶多就是没在正经交往吧。就算这次不是认真的,下一次可能就是了。我真的撑不住盼不起了。”


“父母我不想让他们担心,所以没跟他们讲。但医生说,这种时候有个人来关心我是最好的。是不是听起来跟空巢老人一样?”说到这里,丁程鑫笑了笑,使气氛缓和了一些。


敖子逸手臂搭上他的肩膀,说:“没关系,你还有我相依为命。”


“两只大龄单身狗互舔,是吧?”丁程鑫被逗笑了,“其实我也不至于要人来照顾,但是找一段轻松愉快的关系,大概有益无害吧。”


“那你......”敖子逸咬了咬杯沿,“有没有合适人选啊?要不要我给你介绍几个啊?”


“还轮得着你给我介绍吗。你认识的哪个女生我说不出来,算我输。”


“谁跟你讲一定是女生?不过,要是怼我能让你的神经病好一点,你就尽情怼吧。”


“再说我是神经病,打你哦。”


“自己讲的还不准别人说了。”敖子逸翻了个白眼,立刻被丁程鑫镇压在沙发上。


二十几岁了他们也没改掉瞎闹腾的毛病。两个人在客厅摔跤到筋疲力竭,敖子逸揣着粗气说:“老丁啊,你看你多大的人了还这么幼稚,杂七杂八的事根本不适合你。你就该多笑笑。来给爷笑一个。”


丁程鑫瞪了敖子逸一眼。


这一刻敖子逸难得的不怕死,伸手拉开了丁程鑫的嘴角,说:“嗯,就是这样,这样才对嘛。”






10.


七月末马嘉祺的电影首映,商业片拍出了艺术片的质感,票房大获成功,影圈内也好评如潮。尽管马嘉祺是配角,接到的节目邀请也越来越多。


有一档节目找上丁程鑫,让他给马嘉祺写一封信,作为录制中的惊喜。


这种套路丁程鑫已经很熟悉了。要不讲点感人肺腑的话,最好能让马嘉祺在录影棚里当场红了眼眶;要不就爆点无足轻重的猛料,活跃气氛,带动话题。


丁程鑫决定二者结合,先写些马嘉祺的糗事,最后一段强行抒情。


他写下“嘉祺”二字后,却迟迟动不了笔。他突然明白马嘉祺为什么这么执着于留纸条了。见字如面,真心根本藏不进字里行间。单是写下他的名字,就耗掉他半身的力气。




之后丁程鑫特地去看了那期节目。主持人读信的时候,丁程鑫觉得脸皮还撑得住。主持人读完后,马嘉祺把信接了过去。当马嘉祺的目光落在那些字迹上的时候,丁程鑫却突然羞耻得不行,仿佛上头的话他都当面讲了一遍。


镜头里的马嘉祺低着头,额发遮住了眼神,笑容倒是一如既往地漂亮。他说:“我好像还是第一次看鑫哥写我的名字。”


丁程鑫的内心嘭地一声爆炸了。






11.


那段时间马嘉祺忙得神龙见首不见尾,丁程鑫再跟他见面,已经是电影下映后了。


马嘉祺带大家吃了一餐饭。他的电影票房惊人,点单的时候谁都没有心软。倒是敖子逸的关心点很特殊:“分到你手上的能有多少啊?”


马嘉祺挑着眉毛说:“反正这餐饭归财务报销。”


那晚大家玩得很high,马嘉祺作为主角,没有少被灌酒,但他一向自持又谨慎,偶像包袱架得很稳。最终散场的时候,他还能自己叫代驾,清醒得不可思议。


但等丁程鑫凌晨三点准备上床睡觉,却被马嘉祺摁响门铃的时候,他才发现这人恐怕醉的不轻。


马嘉祺站在门口,说得第一句话是:“你是不是想谈恋爱?”


丁程鑫吓得赶紧把他拽进屋内,问他:“你大半夜跑来,就想问这个?”


“如果你想谈恋爱,那只有我最合适。”马嘉祺的声音有点抖,“我最了解你,最能忍受你的脾气。你那么凶,动不动就打人,只有我才最会包容你。”


丁程鑫立马就打算踹马嘉祺一下,但马嘉祺先一步抓住了丁程鑫的手,把人牵到沙发上坐下。


他很认真的说:“你如果状态不好,我第一时间就可以支持你。我们在同一个团,在一起的时间最长,很多圈内人都因为工作太忙而分手了,但我们可以经常见面。你不是那种可以谈远距离恋爱的人,你习惯被人宠着,身边又有那么多愿意宠你的人,距离太远你就会把人给忘了。”


“停停停,”丁程鑫捂住马嘉祺的嘴,“你喝醉了酒怎么这么多话。”


马嘉祺的下半边脸被遮住后,更显得眼睛明亮得惊人。丁程鑫放下手,躲开目光,说:“我想跟谁谈就跟谁谈。你毛遂自荐也没用。”


马嘉祺沉默了一阵,突然说:“不行。我最合适,你就只能跟我谈恋爱。别人谁都不能给你最好的。”


他的语气坚定得不容余地,和他现在的眼神一样。丁程鑫甚至感受到了一点点怒意。


丁程鑫突然在心里有了个猜测,问道:“你是不是看到昨天那条新闻了?”


马嘉祺没有回答。


丁程鑫说:“你自己也知道,这种小道消息没一点可信度。而且你去年的传言比我的要过分多了,你能不能不要那么双标。”


说完之后丁程鑫忍不住笑了。他的额头靠到马嘉祺肩上,闭上眼睛,用最温柔的声音说:“这种事又不是头一次,怎么就这一次你那么气势汹汹。之前在香港也是,吻我干嘛?这七年来不都忍得很好吗?怎么第七年开始骚动了。”


这是丁程鑫这么多年来最大程度的一次示弱了。马嘉祺揽住丁程鑫,说:“七年之痒吧。”


两个人都笑了起来。


“人家是在一起七年,心里会痒。我们是什么都没发生,心里还是痒了。”丁程鑫在沙发上换了个舒服的位置,像抱毛绒娃娃那样抱着马嘉祺,“你别闹了,我睡一会儿。”




他们就在沙发上待了一夜,时睡时醒,姿势也不舒展,但谁都没有挪窝。


第二天早上丁程鑫先醒了。他进厨房做早餐的时候,突然觉得此情此景很有既视感。


冬天的时候,他连摸马嘉祺的手都不敢摸太久。昨晚他们竟然抱着睡了一夜。这感情进展花了半年,要是排成电视剧,早就被观众骂得狗血淋头。


吃早餐的时候丁程鑫问马嘉祺:“你怎么知道我想谈恋爱啊,三儿跟你讲的?”


马嘉祺转念一想,控诉道:“你跟三爷是不是串通好的?”


“哪有那么多套路,我那天就随便讲讲,谁知道他会跟你说。”丁程鑫说,“但不排除三爷在套路你的可能性。”


马嘉祺回忆了一下昨天敖子逸跟他讲的话,先是说老丁打算谈恋爱了,十分钟后把八卦头条翻给他看,好一套连环计。马嘉祺实在是醉得不清醒,才会在冲动之下跑到丁程鑫家里。


马嘉祺深深捂住了脸:“不用讲什么可能性了,他百分百在套路我。”


“其实我没打算跟谁在一起。然后......也没办法跟你在一起。”丁程鑫尽力让自己的语气更自然,“但这不代表......”


他没有说完。当年没说出口的词,如今更难启齿。


“嗯,我知道。我也没有打算。”马嘉祺笑得很温柔,“校规第十条,不准谈恋爱嘛。”




出门之前,丁程鑫送了马嘉祺一份礼物。


“本来昨天就想给你,结果场面太混乱,忘记了。”丁程鑫说,“恭喜你噢,继续努力。”


盒子里是一瓶海盐味香水。马嘉祺立刻拆开,喷了一些在手腕和脖颈。丁程鑫凑过去闻了闻,但没有靠太近,保持着微妙的距离,比恋人更清爽,比朋友更缠绵。


他觉得自己越来越能找到对的心态,对的位置。






12.


年底两人一起去台湾参加了电影节。


今年电影市场欣欣向荣,奖项竞争愈发激烈。马嘉祺参演的电影是今年最佳剧情片的热门。他本人入围了最佳男配角,跟一群闪亮亮的名字列在一起。


马嘉祺说,新人奖或许还有可能,最佳男配就没什么希望了。队员们纷纷表示马哥不怂,相信奇迹,赶紧发几个红包攒人品。


丁程鑫则是因为贺岁档电影收到了邀请,此行的目的主要是在红毯上谋杀一些菲林。再来就是给马嘉祺加油打气。


颁奖礼当天他们一起到的会场。马嘉祺的剧组比丁程鑫先进场。下车前丁程鑫问马嘉祺紧不紧张。马嘉祺说其实没什么好紧张,片子肯定会得奖,他自己估计不会得。但不知为什么他确实有点紧张。


丁程鑫说紧张是好事,这是上天给你预感。现役偶像拿奖还史无前例,你可别拿完就单飞了啊。


边说边帮他整理了领结,然后拍拍肩,说,去吧。




其实马嘉祺的一番话把丁程鑫弄得也有点紧张,幸好最佳男配角半途就要公布,否则他真有点坐不住。


大屏幕上开始播放马嘉祺的电影片段时,连丁程鑫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脸上的笑容。


之后颁奖人念出马嘉祺这三个字,丁程鑫几乎是跳了起来,高举着手鼓掌。马嘉祺跟剧组的人一一拥抱之后,回头对他挥了挥手。


获奖感言照例是一串感谢名单,他向剧组人员一一致谢后,目光在会场扫了一圈,落在丁程鑫身上。


马嘉祺说:“还要感谢我组合的每一个成员,他们给了我最大的鼓励,一直激励我前进。我爱他们。”


丁程鑫在茫茫人群中回视他,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。




他们之间隔了一个舞台,一段台阶,和几排座位,一共不过五十步的距离。但这是漫长的五十步,其间有成千上万的人,成千上万道目光,阻挡他们彼此靠近的脚步。马嘉祺属于这成千上万中的每一个人,唯独不属于丁程鑫。


但是丁程鑫觉得这样就很好,他们年轻,意气风发,齐头并进又各自散发光芒。他远远地注视马嘉祺,并且感受到对方的目光也永远投注在自己身上,像是两颗星星遥遥相望。


终有一天他们会跨越鲜花与掌声,留言和蜚语,走过层层浮光,站到彼此面前。


日久见人心。



171101 |Valentino 2018早春女装展开幕盛典